智能化改造究竟能帮印刷厂降低多少成本?

发布时间 : 2017-12-28     来源 : 网络

  印刷是低调的行业。无论是印刷厂,还是圈内老板大多只顾埋头苦干,很少在媒体上发声。

  最近,有一家圈内企业却略显高调。它就是来自上海、龙利得企业旗下的奉其奉印刷科技有限企业。

  奉其奉主做纸箱。之所以被媒体关注,是因为它创造了“第一”。比如,有媒体将其称为:(上海)奉贤区首个印刷智能工厂。还有媒体将其誉为:国内首家智能化“无人”包装印刷厂。

  这里的“无人”并不是完全不需要人工介入,而只是形容用人之少:近1.5万平方米的厂房,两条高度智能化的包装印刷生产线,每小时可产出纸盒3.6万个、纸箱1.8万个,满载生产时日产值约200多万元,却只有8名员工在岗。

  这8个人还只是负责App操作。生产过程中的“体力活”,则主要靠单臂机器人、码垛机器人、AGV(自动导引运输车)等自动化设备来完成。

  有媒体表示:据估算,采用传统技术的工厂要达到奉其奉的产量,需要1000名工人。同样的产出,用工量8:1000。难怪,媒体会得出这样的结论:包装印刷和书刊印刷都不是朝阳产业,但这家企业走出了一条把夕阳产业变成朝阳的道路。

  “无人工厂”能否改变印刷业的产业前景不好说,奉其奉在智能化方面却的确走到了行业的前列。

  当然了,“无人工厂”也好,智慧印厂也好,都不是说说就能搞定的,需要投入的真金白银可是不少。龙利得老大徐龙平表示,为了建设“无人工厂”,已投入资金超过3.2亿元。

  与略显陌生的奉其奉相比,龙利得的名字更为人熟知。

  龙利得曾在新三板挂牌,于今年5月首次预披露招股书,向创业板发起冲刺。在新三板“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”门类下的几十家企业中,龙利得的净利润水平相当出色,一般仅次于同样正在冲刺IPO的天元集团,位居第二。

  龙利得有一块非常重要的业务“出口披萨盒”,业内很多人都知道。趁着12月20日龙利得更新预披露招股书的机会,就再扒一扒这家以做“披萨盒”闻名的印刷厂。

  龙利得成长小史

  龙利得的披萨盒业务有多强?有报道显示,美国市场超过30%的披萨纸盒由龙利得生产。

  这样想想,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则其实很有意思。为了赚点“区域差价”,连披萨盒这样工艺并不复杂的产品,美国人都要不远万里放到中国来印刷。

  当然了,披萨盒是个小市场。即使占据美国市场披萨纸盒超过30%的份额,龙利得一年从这一产品获得的营收也不算高。

  在龙利得的主营业务收入结构中,披萨盒被归为“食品饮料”类纸箱产品。2016年,这一类产品带来的营收为1.01亿元。其中,还包括了非披萨盒以及内销产品。所以,“美国市场超过30%的披萨纸盒”对应的营收大体也就几千万元。

  龙利得以做披萨盒闻名,业务结构却十分多元。除了食品饮料,它还为日化家化、家居办公、粮油、电子器械、医药医疗等多个行业提供纸箱产品。

  龙利得主营业务收入产品构成情况(单位:万元)

  产品结构的事大体说清楚了,回过头再来扒一下龙利得的简要成长史。

  龙利得的全称是“龙利得包装印刷股份有限企业”,注册地位于安徽滁州地区的明光市。龙利得股份由成立于2010年的龙利得包装印刷有限责任企业,于2012年变更设立。

  看上去,龙利得满打满算也就成立7年有余。实际上,其历史要长得多。而且,它还是一家具有上海血统的企业。

  招股书显示,龙利得的实际控制人徐龙平从2000年前后开始,便在上海龙尔达纸业、上海龙利得从事包装印刷业务。2005年,龙尔达厂区被政府征收,上海龙利得厂区建筑物同样面临拆除风险。

  徐龙平等人考虑到成本、费用及用地问题,决定择地外迁,落户安徽滁州。2012年股份制改造后,龙利得通过收购奉其奉(原上海通威企业)、上海龙利得,构建起了现有企业架构。而收购上海通威的主要原因其实是为了解决上海龙利得的用地问题。

  所以,这本质上是一个与土地有关的产业转移、企业并购故事。联想到近一两年,印刷厂在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面临的外迁压力,各位没有取得稳定土地、厂房使用权的老板是否心有戚戚?

  龙利得的股权及企业架构

  从产品结构来看,一开始的龙利得更像是一家材料厂。比如,2014年时,瓦楞纸板、原纸在其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达到45.10%、9.86%,合计超过半数;纸箱产品的占比则只有45.04%。

  近年来,龙利得快速实现了产品转型。到今年上半年,纸箱产品在其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已经达到81.77%,瓦楞纸板、原纸合计只有15.23%。

  目前看来,瓦楞纸箱显然在龙利得的营收中占了大头。但是把装披萨的盒子也归为“纸箱”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妥。虽然,它也是用瓦楞纸做的。

  龙利得主营业务收入的产品结构情况(单位:万元)

  龙利得的硬实力

  不管怎么说,将产品重点由纸板转向纸箱的龙利得,赢得了一批大名鼎鼎的客户。

  与部分上市同行主要绑定一两家超级客户不同,龙利得在食品饮料、日化家化、家居办公、粮油、电子器械、医药医疗等多个行业都能给出前五名的客户。其中,不乏各领域的大牌。

  比如,食品饮料类的美国沃伦、上海强尔,这两家企业都是主做披萨盒的中间商;日化家化类的广州立白、榄菊日化、和黄白猫;粮油类的益海嘉里、鲁花、中粮等。

  一年不到6亿元的营收,分散到几十家客户头上,说明龙利得的客户结构相对分散。比如,今年上半年,前三大客户广州立白、榄菊日化、益海嘉里,分别贡献营收4543.76万元、3909.49万元、2995.06万元,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17.20%、14.80%、11.34%,均未超过20%。

  2016年,前三大客户广州立白、恒信包装、上海强尔贡献的营收相差无几,分别为6067.68万元、5933.77万元、5913.43万元,在总营收中的占比更是只略高于10%,分别为10.37%、10.15%、10.11%。

  2017年上半年龙利得前十大客户(单位:万元)

  相对分散的客户结构,无碍龙利得经营业绩的亮眼表现。

  招股书显示,近年来,龙利得的营收稳定增长:2014年为4.81亿元;2015年同比增长12.24%,达到5.40亿元;2015年再增8.27%,达到5.85亿元。这样的规模,足以保证龙利得在百强印刷企业中占据一席之地。

  与此同时,龙利得的净利润增长比营收还要快。2014年,其净利润为3530.34万元;2015年同比增长15.66%,达到4083.30万元;2016年增幅更是达到23.68%,达到5050.13万元。

  这与印刷圈延续多年的增产不增收局面,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  龙利得的营收和利润情况(单位:万元)

  龙利得业绩快速攀升的背后,是其不断膨胀的资产规模。

  截止2014年底,龙利得的资产总计、所有者权益分别为6.70亿元、2.90亿元。到今年6月底,已经分别达到9.10亿元、5.89亿元,资产总计增长了35.78%,所有者权益则翻番有余。

  龙利得的资产情况(单位:万元)

  资产规模快速增长,负债率持续走低,是很多企业上市前都会出现的现象,说明企业的实力在增强。但这通常也会带来一个问题,即:投入产出比下降。比如,2014年,龙利得每一元资产能带来营收约0.72元,到2016年则降至0.66元。

  当然了,对目标远大的规模企业来说,这很有可能是在为后续的业绩“起跳”积攒力量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  “机器代人”的魔力有多大?

  从募投计划来看,龙利得本次冲刺IPO拟募集资金3.30亿元。

  其中,除了1.20亿元用于归还银行贷款、补充流动资金外,其余2.10亿元将被用于两个项目:绿色环保印刷包装工业4.0智慧工厂扩建项目、扩建智能高效印刷成型联动线与智能物联网及仓库管理项目。前者计划投资额1.36亿元,使用募集资金7500万元;后者计划投资额2.10亿元,使用募集资金1.35亿元。

  两个募投项目又是绿色环保、又是工业4.0,还有智慧工厂、智能高效、物联网,看上去紧跟时代潮流,很有科技感,也很符合近期龙利得塑造的自我形象。

  龙利得募投项目情况(单位:万元)

  最近几年,以智能化、自动化为目标的工业4.0、智慧工厂,早已成为印刷圈讨论的热点。只不过,龙利得先行一步,试图将蓝图变为现实。

  老板们之所以热衷于智能化、自动化,有一个很重要的出发点:减少用工数量,缓解不断加大的人工成本上涨压力。

  从龙利得在奉其奉的实践来看,在智能化设备的辅助下,用8名员工,就能实现传统技术条件下1000名员工的产量。工业4.0的威力无疑十分惊人。

  那这是否意味着,企业的生产成本可以随之大幅下降?看上去如此,实则不然。因为这还取决于人工成本在全部生产成本中的占比情况。

  仍以龙利得为例,招股书详细披露了其纸箱产品的成本构成。比如,今年上半年,龙利得每生产1平方米纸箱的成本是2.03元。

  其中,原材料成本为1.74元,占比大,为85.52%;制造费用为0.19元,占比9.17%;人工成本为0.08元,占比3.74%;辅助材料为0.03元,占比1.57%。

  龙利得纸箱产品生产成本情况(单位:元/平方米)

  从最近几年的情况看,单位产品的人均成本的确在上升,由2014年的0.06元,上升至2015年、2016年的0.07元,再到今年上半年的0.08元。

  别看两年半的时间只上涨了2分钱,按涨幅来算,却达到了33.33%。可为对比的是,同期纸箱成本的整体涨幅只有4.10%。

  问题是,即便在快速上涨,人工在龙利得纸箱生产成本中的占比,也还维持在较低水平。

  比如,2014年这一比例为3.30%。今年上半年,在单位产品人工成本比2014年上涨1/3的情况,这一比例也只提高了0.44个百分点,达到3.74%。

  人工成本在龙利得纸箱生产成本中的占比

  不知道人工成本在总生产成本中占比不到4%算不算高。不过,可以确信的一点是:如果以这一比例来推算,即使龙利得全部实现了“机器代人”,对其纸箱生产成本的影响也在4%以内,而没有8:1000的用工数量所呈现的差距那么大。

  与此同时,还必须考虑到,庞大的智能化设备投资带来的折旧成本,将推高企业的制造费用。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减少人工带来的成本下降。

  所以,“机器代人”不仅要看上去很美、科技感十足,而且还是一笔精细的经济账。何时实施?如何实施?需要老板根据人工成本在企业生产总成本中的占比情况,以及智慧工厂的软硬件投资情况,仔细核算,谨慎权衡。

温馨提示:欲了解更多MES系统相关信息请访问效率科技官网,或拨打联系电话0755-89765552咨询。

【转载请注明来源】

相关文章
澳门葡萄京官方老平台logo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